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片 《456极品破除 》

456极品破除 6.0

类型:剧情 爱情 悬疑 恐怖 恐怖片  中国大陆  2017 

主演:高瀚宇 潘时七 侯雪龙 贡米 郭靖 

导演:薛芳民 

高速云播放

高速云M3U8

456极品破除 剧情简介

林耀正(高瀚宇 饰)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大少爷,被父亲送往国外念书深造,可谓过的是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。可实际上,林耀正的心里住着一个他也许再也见不到的女孩,这个女孩给林耀正的内心里覆盖上了一层阴霾。父亲病重,林耀正赶回国内接替了父亲总裁的职位,身为新人的他肩上就要负担上如此沉重的担子压力可想而知。  一天,一个名为金妍(潘时七 饰)出现在了林耀正的生活中,活泼开朗的金妍的身影,和林耀正记忆深处的那个身影渐渐重叠。就在林耀正的目光锁定在金妍的身上时,设计部人人渴求的女神琳达也将目光锁定在了林耀正的身上。

456极品破除 猜你喜欢

求话剧阴谋与爱情得剧本,急!,

墙上的钟在滴答滴答地叫着,过了十二点了,今天又到了明天。这个男人在电脑前思索着,几个小时过去了,仍然敲不出一个字。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震动,这个男人楞了一会,从裤袋中掏出手机。 作家(低头看手机):又是这个女人,真够烦!手机显示屏:作家,醒着?又在赶稿子咧?作家:唉!(把手机丢到沙发上,继续思索着)漆黑的房子中,深夜格外安静。手机在黑夜中跳舞。(不断震动,烦人的铃声加剧) 作家离开了电脑桌,去处理这个可恶的铃声。 女声:喂,作家,我知道你没睡,在干嘛呢?找你有事呢!作家:(沉默)女声:喂女声:喂,你说话呀!俺找你有正经事的。作家:要紧吗?在电话里说吧!女声:不行,我得去你那一趟。 作家:哦!(更多要说的话用沉默代替了)女声:你现在在哪呢?作家:家。女声:等我,马上到。 电话挂断的声音,咔嚓。(静场,黑屏) 叮咚、叮咚。作家:进来吧!门没锁。(朝门方向喊着)女演员:你出来吧!有好多东西要提呢!作家:啊??搞什么呀?(楞了一下)女演员:快啦!这个男人,站起来扶了一下桌子,头有点晕,腰有点酸。作家:来啦!你这个家伙,半夜来打劫啊?(开门)(唧,开门声,门开了)作家:你真的来打劫啊?(惊呆了)女演员:嘻嘻,作家!作家:你提个行李箱来干嘛?搬家啊?女演员:对啦!不愧为作家,真聪明。女演员:在我找到工作前就住这啦!(放下行李,到处瞧瞧) 沙发上一堆衣服,中间还夹着几条蓝色的内裤,凌乱凌乱。屋里飘着一股烟味,电脑旁的烟灰缸已经满了好几次了,一个字:脏! 女演员:哎呀!怎么你的狗窝这么脏啊?受不了!(说着要帮她收拾沙发上的衣服)作家:哎呀!你先别动了!你想一下今晚怎么睡吧!我这只有一张床。女演员:很简单呀,你沙发,我房间。作家:你打劫!女演员:哼!作家……(态度转变)你就可怜可怜我吧!我一个女子在外漂泊,无家可归,好可怜的呀!(装着一个可怜的样子)作家:行了,行了,我最受不了女人这样。哎,对了,你的家呢?不是好好的,怎么跑我这来住了?女演员:我失业了,没钱交房租了,要是再住那,我就得饿死了。作家:怎么?失业了?那戏班不好吗?女演员:作家,你知道,我在演艺学校毕业的,你介绍这个戏班给我,你叫我去打杂啊?每天帮人家搬搬抬抬,化化妆,我受不了这样,我想要演戏。作家:呵!你还真会挑呢?不打杂了就到我这打劫啊?演戏?你看,外面多少演员失业?你以为你是谁啊?人家大牌明星还没戏演呢? 黑夜的寒冷在对话中消散。 女演员:作家,话不是这么说,演戏不是人人能演,大牌明星又怎么样啦?他们只会唱歌跳舞,演戏又怎么行呢?我当年演过那个《扭央歌》不是挺好的么?那个剧本还是你改编的,我看啊,我是演戏的料,我这样的人才可不能埋没啊!你什么时候把张导演介绍给我认识? 作家:呵!自恋!(点燃一根烟)作家:你别提那《扭秧歌》了,那个剧本是我最失败的一个剧本,你知道吗?当年我硬着头皮挨家挨户找投资商,到处没人要,你知道那种痛苦吗?他们说不是剧本不好,而是剧组人员不好,一个主角,生溜溜的,搬到荧屏上谁会看呢?我写剧本,它就像我的儿子,我不能毁掉他,上次的事让我心疼死了。《扭秧歌》我还真有点后悔让你主演。 烟雾在黑夜中弥漫,又一轮的寂静上演。两人沉默。 女导演:哎!作家!人家演戏演尽力了,不是我演得不好呀!那崔导演都说我演的很好,上演那天你都在场的,他亲口说的,不是吗?作家:是是是。可是观众需要的不是你,他们需要的是明星。女演员:是是是。可是明星总得有成名过程吧!你把我推荐给张导演,或许某天我会成功呢?到时你也就功不可没了。作家:呵!我不需要功不可没,我已经够出名了,我的剧本很多大明星都演过,我现在只想写我的东西,我不想靠什么明星吃饭。当初让你当主演,是那崔导演说你有潜质,他本来想捧红你的,可惜呀!谁叫他英年早逝。搞文艺的总避免不了这种悲哀。 作家:多少人崇拜我,多少人仰慕我的才华,他们当中有又有多少是真心的,多少是奉承我的,给我擦马屁的,我还不知道吗?我只是一个男人,一个会写剧本的普通男人而已。(一根烟抽完了,他把烟头在地上磨了记下,这个女人望着他,眼神有点暧昧,他不好意思地把眼神收了回来)作家:哎!你今晚打算怎么办啊?不是今晚,是以后啊!女演员:(陷入倾慕中,晃过神来)哦!找工作啊!找个电影拍啊,做明星啊!作家:你还真想继续拍电影呢?现在电影不好拍啊!导演死的死,走得走,坚持下来的做的最好的就只有那么几个啊,你去找谁拍电影去啦?女演员:哎,怎么那导演命就那么的瘸,这一会死一个,等一会又死一个?作家:这个啊!我也不明白,写了这么多年的剧本,交了一群导演,最后还不是只有那几个留下,感谢老天啊,留下的还是懂我的,能把电影拍出我想要的感觉。抽烟不?(递了一根上去)女演员:什么烟?作家:万宝路。女演员:还行。(点燃了一根) 两个黑夜的精灵在黑暗中吞云吐雾。 作家:你先自己抽着吧!我上个厕所。(上了厕所,抖了抖身子出来,才发现自己没关门,看到这个女人在看着自己,脸就红了)女演员:你们男人呀!真随便。嘻嘻(低声笑了起来)作家:这是我的家好不好,是你自己半夜打劫进来的。女演员:好了,不跟你贫,你也先自己抽着吧!我也上个厕所。女演员:(对着这个男人喊)哟!你这个男人还真恶心,都不冲厕所咧!(徐徐——冲水声)作家:哈哈,你看着点,别掉进厕所啦!(这个男人大笑) 女人上厕所的速度远没有男人的一半,这个男人在地上磨着烟头发呆。(黑屏,第一幕完)第二幕 (徐徐——又是冲水的声音,把这个男人从睡梦中惊醒)(先是震惊,意识还没清醒,这个男人看着门口的那个行李箱,竟然显得那么安详,仿佛给了他安全感) 作家:你这个女人!!(转身对这厕所喊,翻到在地上,他忘了他睡沙发,一股寒意,马上又怕回沙发,钻进被窝) 女演员:早啊,作家,把你吵醒了,真的不好意思呀!(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从厕所出来) 作家:你这个女人。(钻进被窝装睡) 女演员:作家!起来吧!我们去找张导演去吧! 作家:……(沉默) 女演员:作家,作家……(拉长了语气叫了两声) 女演员:哎呀,作家,咱们昨晚明明说好的呀,你今天带我去找张导演的呀?怎么啦?反悔啦? 作家:我反悔又怎么啦?(在被窝中动了两下) 女演员:呵,我不管你,你给我起来吧!(走回房间) (作家沉默着,转身又进入梦乡) (黑屏)第三幕 张导演:哎哟,我说你呀!这么大架子让我们作家请来了哟! 女演员:导演客气啦!(有点羞涩) 张导演:作家说你以前拍过戏,我也知道,你拍过那部《扭秧歌》,那个电影是我朋友老崔导演的,可惜他,他运气不好,就这么走了,不然啊,今天……(突然停住) 张导演:那些伤感的话我们就不说啦!我们说别的吧!你先说说你吧!你说你很想拍戏,为什么? 女演员:我想拍戏,拍戏一直是我的梦想,从小到大,而且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,知道我拍了《扭秧歌》后我才正真敢对自己确定了自己人生的目标,就是拍戏! 张导演:很好!可是你知道拍戏的难处吗?俗话说“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”,每一个演员为戏剧,电影所付出的远远比他当初的想法要困难的多,在没一部电影背后,这个演员要演绎的绝不是一个较色,而是一个段人生,一个人,一个活生生的人。拍戏是一个奇妙而充满艰辛的过程。你明白吗? 女演员:我懂!我真的懂!这就叫为艺术牺牲,在你想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,你必须先学会失去它,在失去它的时候,你不要抱有遗憾,所谓天道酬勤,总有一天,你会得到的更多。 张导演:我同意你的观点。但我对你不满意,你起码让我觉得你不是一个肯为艺术牺牲的女人,在你的短短电影生涯中,我就可以看得出,凭我多年的经验,一个想拍戏的女人绝对不是这样的,起码你让我觉得你不从容。任何人无法真正看透一个人,而能够了解的只是小小的一部分。我们不能被其表面简单的华彩而蒙蔽。拍电影,我们有我们对电影失业的敬仰,我们必须去尊重它,去敬畏它。我劝你放弃吧!即使多么的有潜质。 女演员:我不能放弃,我的梦想怎能放弃?你又怎么能了解我,了解我的从来就只有我自己。(泪光晶莹着) 张导演:你错了!人自己从来就不了解自己。 女作家:我了解。 张导演:你是你,你不是圣人。 张导演:你知道你真正想要什么吗?你知道吗?你说! 女演员:我,我,我……(被问得无言以对) 张导演: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是吧!既然你不知道,你为何要让自己那么的难受?你问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吧!可能,你想要的我并不能满足你,能满足你自己的只有你自己一个。如果你觉得我能满足你,那你错了,我能给你的只是你表面所附庸的一些东西,金钱与名利,除了这些,我一无所有,你也一无所有。可是我觉得你可怜,我并不可怜,因为我知道我想要什么,我追求我的电影艺术。 女演员:张导演!我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!我热爱电影事业,我愿意为它奉献我的青春,甚至一生。(用纸巾拭着眼泪) 张导演:我不是骂你,你先别哭,我最怕女人哭了,我最受不了这个,你快,快别这样。 女演员:张导演,你误会我了!如果真的这样,好,我走,我从此不涉足电影行业了,我走!(手撑着头,头发垂下,抽泣着) 张导演:我说你啊!你怎么值么容易就哭了,别传出去是我欺负你了!我这么说你两句就哭了,那你以后怎么办? 女演员:还能怎么办?我不爱电影了! 张导演:你这又何苦呢? 女导演:好好好!我走!(站起来要走) 张导演:喂,好好好,你留在我们剧组吧!明天开始跟着我们剧组! 女演员她还没清醒过来,望着张导演一脸的委屈! 张导演:你先回去吧!明天我派人接你来剧组谈话。 女演员:哦。(真的没有话要说了,心中喜悦掩盖了一切) 她开门走了,砰一声后,导演家里一片冷静,张导演在叹着气,摇着头。 (黑屏)第四幕 第二天的清晨。 作家在看着报纸,发抖着,女演员这时还没起床。 半小时过去了,这个男人依然手拿着报纸,发抖着,女演员这时才走出房间。 女演员:你干嘛呢?好冷吗?抖成这样子。 作家发着抖,一时没注意她的话。 女演员:唉,你到底怎么了?生病啦? 作家:老张死了。(面无表情,侧脸看着她) 女演员:哪个老张啊?莫名其妙!(还没反映过来)女演员:什么,死了,你是说张导演死了?(吃惊的表情,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了) 作家:昨晚车祸死的。你看这报纸。(把报纸地上,身体颤抖着) 她简直不敢相信,昨晚一个活生生跟自己聊天的人死了。 她看着报纸,发着抖,然后蹲下抱头痛哭。 女演员:张导演啊!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怎么可以这样?(哭声凄怨) 一个小时过去了,她的哭声变成了抽泣,她躲在墙角。 作家抽着他的万宝路,靠着沙发上,看着窗外。(表情麻木) 女演员:喂(声音很低) 女演员:喂……(声音依然很低,很微弱) 女演员:喂,我们怎么办啊?(声音突然变大) 作家被她吓了一跳,烟掉在自己的腿上,他猛地站起来,踩灭了烟头。 作家:还能怎么办?你失业,我也失业呗!(有点怨恨她的目光) 作家:不行,我得去看看老张。(他要出去了) 女演员:你听我说说行不行?(哀求着) 作家:人都死了,你还想说什么?我们得去看他! 女演员:那好!你先听我说,说完我跟你去看张导演。 两个人在寒冷中目光对视着,一个哀怨,一个无奈又好像带有点仇恨。 女演员:昨晚,我去了找张导演,她答应我今天给我安排剧组的,谁不料他,他…… 女演员:张导演是个好人。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张导演,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好。她很有才华,在我所遇到的人当中,除了你,我最仰慕的人就是张导演了。 作家:这个……(被打断) 女演员:你听我说。是是是,我之前一直想着成名,我甚至想通过你,为我找张导演拍戏,然后做明星,然后拥有很多钱,很多名利和荣誉。我来找你介绍张导演给我,其实我是有阴谋的,我是想拍电影,但我主要是想成名。 作家:你……(被打断) 女演员:你听我说!(声音忽然变大,凄怨着,哀求着) 女演员:昨晚我在张导演他,他跟我说了一翻话,我开始是不明白的,但他问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吗?真的,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?我开始觉得我很悲哀,我什么都没有得到过,我很失望,我觉得自己很低微,我甚至不敢抬头面对你。张导演的话让我觉得醍醐灌顶,我开始明白了!(话说完了,心情仿佛放松了,但还有点担忧) 女演员:我跟自己说,从明天开始,好好对待电影,好好跟张导演拍电影。 作家: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利用我接近张导演? 女演员:我爱他,我爱他行了吧!(双手盖着连哭泣着) 他流泪了,看着窗外!他或许比她更痛苦!第五幕躺在棺材上的冰冷的张导演,他的死去,带走了一个时代的艺术。 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庄严,如果死去的不是张导演,是一个活到古稀之年的老人的话,或许这是个喜剧葬礼,但现在死的是张导演,他的死,结束了一个时代的艺术,结束了这个由他来主导的电影艺术时代。 女演员也来了,看他的情人来了! 作家也来了,陪他情人来了! 女演员:张导演,你走好吧!(对着棺材上的张导演说话,不禁掩面失声痛苦,双腿一软,昏了过去) 作家连忙扶着他,扶着这个自己深爱的那人,他爱她,她不知道。 女演员爱着自己仰慕的人,她爱他,他也不知道。第六幕女演员:你就送到这里吧!回去吧!(寒冷的火车站,哈出了一口白烟) 作家:好吧!一路保重!再见! 作家转身离开,女演员看着作家的背影,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可爱。 背影渐行渐远,最后消失在人海中。



阴谋与爱情电子书txt全集下载

阴谋与爱情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,点击免费下载:内容预览:接到战青的电话,李晨飞一般...

影片评论



Copyright © 2008-2018